裁判字號:

67年台上字第1737

案由摘要:

損害賠償

裁判日期:

民國 67 06 16

   

要旨:

民事上之共同侵權行為 (狹義的共同侵權行為,即加害行為) 與刑事上之

共同正犯,其構成要件並不完全相同,共同侵權行為人間不以有意思聯絡

為必要,數人因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苟各行為人之過失行為,均為

其所生損害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依

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各過失行為人對於被害人應負全

部損害之連帶賠償責任。

上訴人              張秀真              張秀雪             張男光

    兼右三人法定代理人  張沈榮梅

    上訴人               

    上訴人              台灣省交通處公路局

    右一人法定代理人    胡美璜

    右一人訴訟代理人    張忠傑律師

    上訴人              阮金明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兩造對於中華民國六十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台灣高等法

院台南分院判決(六十六年訴字第一五號),各自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原判決關於命阮金明及台灣省交通處公路局連帶賠償,及駁回張秀真等五人如原判決

主文第一項所示數額及其利息之訴部分,與該部分訴訟費用部分廢棄,發回台灣高等

法院台南分院。

   

本件張秀真、張秀雪、張男光、張沈榮梅、黃柳等五人起訴主張,對造阮金明係對造

台灣省交通處公路局僱用之司機,於民國六十五年六月十日下午一時十分許,駕駛省

─○二二五號大客車,途經台南縣新營鎮土庫里福昌鐵工廠附近,因疏於注意撞及

訴外人段照發駕駛之省十二六七號重型機車,致乘坐於該機車後坐之張萬全傷

重死亡,張秀真、張秀雪、張男光係死者之子女,張沈榮梅係死者之妻,黃柳係死者

之母,因張萬全死亡而依序受有扶養費新台幣(下同)九一、五一元、一

五、四九一元、一一九、三二元、二○○、四三二元、一一二

、三六六元之損害,張沈榮梅另支出喪葬費二二、九三八元。又渠等五人因張

萬全驟遭橫禍,精神感受莫大痛苦,對造亦應賠償渠等五人慰藉金各十萬元。爰求為

命對造連帶賠償張秀真一九一、五一元、張秀雪二五、四九一元、

張男光二一九、三二元、張沈榮梅三二三、三七○•元、黃柳一一二、

三六六元及各自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之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

阮金明及台灣省交通處公路局則以,本件車禍係因機車由支線轉入幹道未讓幹道直行

車先行所致,應由機車駕駛人負全部肇事責任。公路局另以張萬全與訴外人連志雄二

人違反交通規則,同坐於機車後坐,致機車超載操作不穩,就損害之發生與有過失,

應減免伊之賠償責任等語,資為抗辯。原審審理結果,判令阮金明與台灣省交通處公

路局連帶賠償張秀真四四、八三四七五元、張秀雪四八、七七○•三五元、張男光

五二、四六三元、張沈榮梅八九、六六七元、黃柳五、六二三元及其

法定遲延利息,並駁回渠等其餘之訴,無非以斟酌刑事案卷所附肇事現場圖,本件車

禍係因機車轉入幹道時,未讓幹道直行車先行而衝越幹道,及大客車速度甚快,未減

速慢行及作緊急剎車之措施所致,衡情認為阮金明及段照發各應負一半之肇事責任,

因之應予減輕阮金明及公路局之一半賠償責任。張萬全生前以做工為生,月收三千元

,經證人許返結證屬實,應認為張秀真等五人因張萬全死亡而損失之扶養費為每人每

月五百元。張秀真等五人損失之扶養期間依序為十年、十二年、十四年、二十四年及

八年,依霍夫曼式計算方法扣除中間利息計算,渠等損失之扶養費依序為四九、六六

七五元、五七、五四○•元、六四、九二七元、九六、二六七三五元、四

一、二四六元,其一半應令阮金明及公路局連帶負責賠償。張沈榮梅支出喪葬

費二二、九三八元,有收據可證,復經證人吳劉錢、黃慶華、蔡枝富結證屬實,其一

半亦應命阮金明等連帶負責賠償。至於慰藉金部分,斟酌張秀真等所感受之痛苦,及

阮金明應負一半肇事責任,暨兩造地位、經濟狀況,認為張秀真、張秀雪、張男光各

二萬元,張沈榮梅、黃柳各三萬元為相當。張秀真等五人超過部分之請求,尚有未合

云云,為其裁判之基礎。

惟查公路局在原審以張萬全與連志雄二人違反交通規則,同坐於機車後坐,致機車超

載操作不穩肇事,張萬全就損害之發生與有過失,應減免伊之賠償責任云云,以為抗

辯(見原審卷六七、六八頁)。原審未予斟酌於其判決理由項下記載此項防禦方法所

以不足採之意見,顯有理由不備之違法情形。查段照發駕駛之機車後坐附載張萬全、

連志雄二人之事實,有原法院六十五年交上訴字第一六五九號刑事判決存卷可稽。此

項事實如予斟酌,應否減免公路局及阮金明之賠償責任,及減輕若干為相當等,既尚

待事實審法院審認,公路局執是指摘原判決關於命伊連帶賠償部分失當,聲明廢棄,

即非無理由。至於公路局所謂張萬全違規未戴安全帽致傷重不治,及張萬全另有兄弟

可扶養黃柳云云,核係主張新事實,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六條第一項之規定,本

院不予斟酌。又阮金明雖未對原判決聲明不服,惟依民法第二百七十五條規定連帶債

務人中之一人受確定判決,而其判決非基於該債務人之個人關係者,為他債務人之利

益亦生效力。公路局提出非基於其個人關係之上訴,既應認為有理由。即本件訴訟標

的對於該共同被告二人即屬必須合一確定,爰依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

規定,併列阮金明為上訴人。次查民事上之共同侵權行為(狹義的共同侵權行為,即

加害行為,下同)與刑事上之共同正犯,其構成要件並不完全相同,共同侵權行為人

間不以有意思聯絡為必要,數人因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苟各行為人之過失行為

均為其所生損害之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依民法

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各過失行為人,對於被害人應負全部損害之連帶

賠償責任,此為本院現時所持之見解。原審既認定張萬全係因阮金明與段照發之共同

侵權行為而死亡,乃竟依過失責任比例減輕阮金明之一半賠償責任,僅命阮金明及公

路局連帶賠償張秀真等五人實際所受損害額之半數,其適用法令,自屬不合。張秀真

等五人求予廢棄原判決關於駁回伊等其餘半數及其法定遲延利息(數額如原判決主文

第一項所示)部分之訴,亦非無理由。據上論結,本件兩造上訴均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