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民事判決       一○○年度台上字第八五六號
上 訴 人 張 聖 希
訴訟代理人 林 清 漢律師
      顧 立 雄律師
      陳 一 銘律師
被 上訴 人 蕭 漢 煌
      周蕭麗雪
      蕭 怡 芬
      蕭 怡 茹
      蕭 怡 雯
      蕭 宇 竣
上列當事人間因請求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九十九
年十月二十六日台灣高等法院第二審判決(九十九年度重上字第

二二八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下:

      文上訴駁回。第三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本件被上訴人主張:坐落桃園縣大溪鎮○○段埔尾小段二三五之四一、二三五之四二、二三七、二三七之三地號土地(下稱系爭土地),原係伊共有。民國九十三年間,伊委託第一審共同被告楊煥樞(已於第一審受敗訴判決確定)以底價新台幣(下同)一千二百三十四萬元出售。楊煥樞得知訴外人呂祥達願以一千四百七十八萬九千八百三十元購買,乃於九十三年八月十日會同上訴人與第一審共同被告劉玉珍(被上訴人對之為請求部分,已於原審受敗訴判決確定),出面與被上訴人周蕭麗雪、蕭怡茹(兼被上訴人蕭怡芬、蕭怡雯、蕭宇峻代理人)及被上訴人蕭漢煌之代理人鄭月嬌,洽購土地事宜,訂立買受人為劉玉珍、出賣人為被上訴人、價金一千二百三十四萬元之買賣契約(下稱九十三年八月十日契約)。楊煥樞旋向不知情之代書即訴外人戴美華取得被上訴人印章,並於九十三年八月十二日指使三位姓名年籍不詳人士冒充蕭漢煌、周蕭麗雪、蕭怡茹,並偽造伊簽名、盜用前開印章,與呂祥達訂立買受人為呂祥達、出賣人為被上訴人、價金一千四百七十八萬九千八百三十元買賣契約(下稱九十三年八月十二日契約)。嗣呂祥達交付價金後,楊煥樞將其中三百五十萬元轉交周蕭麗雪、蕭怡茹,而取得土地權狀、印鑑證明、被上訴人用印之土地買賣所有權移轉契約書及相關文件;並在九十三年十月五日由上訴人將系爭土地移轉登記於呂祥達女兒呂佩倫名下。而除前述一百五十萬元、三百五十萬元外,楊煥樞僅交付六十萬元,尚欠六百七十四萬元未付。上訴人為被上訴人受任人,竟未依委任內容執行職務,致伊受有損害,應賠償前開六百七十四萬元損失。依伊協議,每人損害額分配比例為:蕭漢煌百分之六十、周蕭麗雪、蕭怡芬、蕭怡茹、蕭怡雯各百分之四、蕭宇竣百分之二十四等情;爰依委任與不完全給付損害賠償請求權,求為命上訴人給付蕭漢煌四百零四萬四千元、周蕭麗雪、蕭怡芬、蕭怡茹、蕭怡雯各二十六萬九千六百元、蕭宇竣一百六十一萬七千六百元,並自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九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起加付法定遲延利息,該項給付與第一審判決所命楊煥樞之給付,如其中一人已為給付,另一人於給付範圍內,免給付義務之判決。上訴人則以:伊與被上訴人並無委任關係,伊僅係楊煥樞代理人、使用人。九十三年八月十日契約第五條第三款亦約定買方可指定登記名義人,故系爭土地登記於呂佩倫,並未違約。即使伊曾參與簽訂九十三年八月十二日契約,亦僅涉及侵權行為等語,資為抗辯。原審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以:系爭土地原係被上訴人共有。九十三年間被上訴人委託楊煥樞以底價一千二百三十四萬元出售。同年八月十日,楊煥樞會同上訴人、劉玉珍,由劉玉珍出面與被上訴人就系爭土地訂立買賣契約。同年八月十二日日,楊煥樞指使三位姓名年籍不詳人士冒充蕭漢煌、周蕭麗雪、蕭怡茹,並偽造被上訴人簽名、盜用自戴美華所取得印章,就系爭土地與呂祥達訂立買賣契約。楊煥樞先後交付被上訴人一百五十萬元、三百五十萬元,六十萬元,未交付之尾款價金六百七十四萬元,依被上訴人協議,每人分配比例為:蕭漢煌百分之六十、周蕭麗雪、蕭怡芬、蕭怡茹、蕭怡雯各百分之四、蕭宇竣百分之二十四。同年十月五日,上訴人辦理系爭土地所有權移轉至呂祥達所指定呂佩倫名下等事實,為兩造所不爭執。上訴人於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五年度偵字第一一七六○號案件,具狀表示「被告(指上訴人)為執業代書,…辦理本件買賣簽約手續,僅按次收取簽約費各三千元,而辦理移轉登記手續,亦僅分別向買方呂祥達、賣方蕭漢煌收取服務費八千六百元及五百元…」,並提出代繳規費及服務費明細表為證。上訴人更於九十三年九月十日代理蕭漢煌申請系爭土地農業使用證明,於代理人欄簽章以表彰代理意旨。嗣九十三年十月五日,上訴人復以被上訴人及呂佩倫之代理人名義,向桃園縣大溪鎮地政事務所申辦系爭土地過戶,而在土地登記申請書第(七)欄委任關係亦載明「本土地登記案之申請,委託張聖希代理」,並由上訴人簽章,堪認兩造間存在委任關係。又上訴人於台灣桃園地方法院九十六年度訴字第一○○號刑事案件,以證人身分陳稱:賣方問為何是我來?不是戴美華來;楊煥樞就說戴美華有事情,沒辦法來。賣方有要求我的身分證給他看,他們要作查詢,我那時認定可能要由我辦過戶等語。楊煥樞亦於台灣高等法院九十八年度上訴字第一八七○號刑事案件中稱:九十三年八月十日跟張聖希去蕭漢煌住處,我介紹張聖希是代書,土地登記事宜由他辦理等語。益徵被上訴人同意委由上訴人辦理系爭土地過戶事宜。至被上訴人申辦農業使用證明或過戶程序,本得委任多名代理人,故楊煥樞擔任被上訴人代理人,於兩造間已成立委任關係並無影響。次查依九十三年八月十日契約第二條之約定,被上訴人收受第二期款三百五十萬元時,應將印鑑證明、印鑑章交予上訴人,迨被上訴人完稅後並收受第三期款三百萬元之同時,被上訴人始需配合辦理系爭土地過戶登記。上訴人自應審核此等要件後始可申請過戶登記。則上訴人未確認被上訴人已取得第三期三百萬元款項,即逕行辦理系爭土地過戶手續,與委任本旨不合,其處理委任事務顯有疏失。從而,被上訴人依據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及其內部協議,請求上訴人給付蕭漢煌四百零四萬四千元、周蕭麗雪、蕭怡芬、蕭怡茹、蕭怡雯各二十六萬九千六百元、蕭宇竣一百六十一萬七千六百元本息,上開給付與第一審判決所命楊煥樞之給付,如其中一人已為給付,另一人於給付範圍內,免給付義務,為有理由。被上訴人於原審追加依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二項對張聖希請求,為重疊之合併,毋庸再予審酌,為其心證之所由得,並說明兩造其餘陳述及證據,不再逐一論列,爰廢棄第一審所為此部分被上訴人敗訴之判決,改判命上訴人為如上之給付。

查受任人處理委任事務,應依委任人之指示,其受有報酬者,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為之。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或因逾越權限之行為所生之損害,對於委任人應負賠償之責,民法第五百三十五條、第五百四十四條分別定有明文。而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乃指有一般具有相當知識經驗且勤勉負責之人,在相同之情況下是否能預見並避免或防止損害結果之發生為準,如行為人不為謹慎理性之人在相同情況下,所應為之行為,即構成注意義務之違反而有過失。而地政士乃專門職業人員,基於與當事人之信賴關係,並本於其專業能力、工作經驗及職業責任,在執行業務時,對於相對人或利害關係人應負有保護、照顧或防範損害發生之注意義務。此參照地政士法第二十六條規定:「地政士受託辦理各項業務,不得有不正當行為或違反業務上應盡之義務。地政士違反前項規定,致委託人或其他利害關係人受有損害時,應負賠償責任」甚明。又在債務不履行,債務人所以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係以有可歸責之事由存在為要件。故債務人苟證明債之關係存在,債權人因債務人不履行債務而受損害,即得請求債務人負債務不履行責任,如債務人抗辯損害之發生為不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所致,即應由其負舉證責任,如未能舉證證明,自不能免責。

本件被上訴人出售系爭土地委由上訴人辦理土地過戶事宜,上訴人為地政士,並受有報酬,上訴人未確認被上訴人已按照契約約定之付款進度取得款項,即逕行辦理系爭土地過戶手續,乃原審合法確定之事實。上訴人處理委任事務自有疏失,且不能證明其已盡善良管理之注意義務,依民法第五百四十四條規定,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原審為上訴人不利之判決,經核於法並無違誤。至上訴人是否為楊煥樞之代理人或使用人,並無礙兩造之委任關係之存在,原審就此未予論述,並不影響判決結果;另原審其餘贅述之理由,於判決結果亦不生影響。上訴論旨,以原審認定事實、取捨證據之職權行使暨其他與判決基礎無涉之理由,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
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一○○                  
                      最高法院民事第七庭
                          審判長法官        
                                法官        
                                法官        
                                法官        
                                法官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一○○             十四